男子绑架朋友4岁孩子 残忍撕票再索60万赎金

  • 时间:
  • 浏览:0

2014-10-16 16:20大洋网-广州日报评论(人参与)

  因借钱起纠纷怀恨在心

  核心提示:

  亲戚朋友之间可能借钱而反目成仇,你这人事可能屡见不鲜了,其他茂名人刘阿木(化名)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借钱给亲戚朋友竟然借出了另有一有一个生死仇人,这位“亲戚朋友”因借钱而怀恨在心,竟把刘阿木(化名)的4岁儿子绑架撕票。昨日,这起绑架杀人案在深圳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文/记者王纳 通讯员王东兴

  “畜生,你不得好死!”“你如何会会会么会下得了手啊!”当被告张建被押进法庭时,旁听席上一片哭骂声,死者父亲刘阿木(化名)甚至两次冲进审判席欲打张建。法官屡屡表示,心情能理解,但情绪要控制。

  这统统昨日这起绑架杀人案的庭审现场。33岁的张建可能借钱的纠纷对亲戚朋友刘阿木(化名)怀恨在心,在今年3月9日,竟然绑架并杀害了刘阿木(化 名)4岁大的儿子小杰。更离奇的是,他撕票后还装成好心肠的亲戚朋友,甚至连作案时的衣服统统换,就回去装作陪刘阿木(化名)一齐找儿子和报警,但最终还是在 几小时内就被警方抓获。在法庭上,张建对所有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其他表示认罪。

  指控:

  残忍绑架杀害4龄男童

  被告张建是广东大埔县人,今年33岁。死者小杰今年4岁,其父亲刘阿木(化名)是茂名人,全家在深圳龙岗居住。

  据检察机关指控,2013年初,张建自愿向小杰的父亲刘阿木(化名)高利借款,因刘阿木(化名)屡次在他人手中催其还钱,张建认为刘阿木(化名)的行为让其没面子,遂对刘阿木(化名)产生怨恨心理,决意实施报复。

  张建计划绑架小杰后向刘阿木(化名)勒索钱财,为此,张建准备了手机SIM卡、布袋、纸箱、透明胶带、电击器等作案工具,并在刘家互近租下一出租屋伺机作案。

  2014年3月9日13时20分许,张建见小杰在小区的巷子里玩耍,无大人看管,遂以玩手机游戏为名将小杰诱骗至出租屋内。张建用电击器电击小 杰的颈部和头部,小杰大哭,张建害怕被发现,即用双手掐住小杰脖子数分钟,直至小杰窒息。张建又用很久准备好的布袋的带子猛勒小杰的脖子直至其死亡。

  打完勒索电话后还假装帮忙找小孩

  当日14时40分许,张建回到刘阿木(化名)家互近,佯装帮忙寻找小杰,主动接近刘阿木(化名)查探情况表。

  当晚7时许,张建用很久购买的手机SIM卡打电话给刘阿木(化名),称小杰在其手中,向刘阿木(化名)索要人民币150万元赎金。刘阿木(化名) 接到勒索电话后,于当晚8时许报警。侦查机关于3月10日半夜三更三更4时许,将张建抓获。侦查人员经侦查,于同日18时许在出租屋内发现小杰的尸体,经鉴定,小 杰系绳索勒颈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庭审:

  家属情绪激动扔鞋打被告

  昨日庭审原定在上午10时开始英文,刘阿木(化名)一家早早地就在法庭底下停留。记者留意到,开庭前刘阿木(化名)的手老会 在颤抖。

  10时25分左右,当被告张建被法警押进法庭时,刘阿木(化名)一家情绪立刻爆发了,纷纷大声边哭边骂起来。坐在附带民事诉讼原告席的刘阿木 (化名)哭着吼道:“你如何会会会么会下得了手啊,你不得好死。”刘的妻子则是站起来指着张建喝骂“畜生,畜生!”其朋友家属也纷纷站在旁听席上哭骂。而张建则低着头 默默坐在被告席上。

  骂了两句很久,刘阿木(化名)控制不住买车人的情绪,另有一有一个鱼跃,跳过了1米高的原告席,冲上前去要殴打张建,旁边的法警连忙将其制止,法官也予以制止。刘阿木(化名)稍稍控制了情绪很久,又回到了座位上。

  当检察官宣读起诉书念到张建如何撕票小杰时,刘阿木(化名)又再次爆发,他脱掉一只鞋子就往张建脸上砸去,砸到了旁边的法警身上。最终,法庭还是表示对刘阿木(化名)的情绪能理解,并没法把他请出法庭。

  原本 刘阿木(化名)一家准备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赔偿,但庭审中,刘阿木(化名)一家表示放弃对所有赔偿的要求,我希望求杀人偿命,刘阿木(化名)说:“我只希望法庭判他死刑,立刻执行。”

  被告供述是因借钱怀恨在心

  在庭审中,张建对所有的犯罪事实都供认不讳,其他表示了认罪。

  为哪此要绑架4岁的小杰呢?张建称,他和刘阿木(化名)是在楼下小商店认识的,已有4年多,平时老会 一齐打麻将。案发前一晚上,两人还在一齐喝酒。

  他对刘阿木(化名)怀恨在心统统可能一次借钱。那时张建要在小区做安装互联网络的生意,问刘阿木(化名)借6万元。刘阿木(化名)答应了,双 方签下合同,订下借6万元,利息一年4万元的合同。刘阿木(化名)先给了张建现金6万元,但又担心张建的偿还能力,又反悔了。而张建又不肯收回到手的5 万元,双方重新定下了“本金6万元,利息2万元”的口头约定。7天 很久,张建如约还清了这笔钱,但在张建心里却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为绑架小杰,张建在那段时间几乎天天逗小杰玩,降低了小杰的警惕性。张建自辩说,买车人并你要杀死小杰,只想把小杰弄晕,其他买来电击器,但又怕电量太足会把小杰电死,统统并没法把电量充满。结果连电两次,都没法电晕小杰。

  张建说,当时小杰大声哭闹,买车人怕被邻居发现,统统下重手杀死了小杰。警方通过号码查找,发现打勒索电话的号码与张建的手机有关联,而最终锁定张建为犯罪嫌疑人。

  法官质疑,可能张建全部都是一开始英文就存心要杀人灭口,如何会会会么会会会亲自去把小杰诱骗走?张建说,他看网上销售的电击器说明书说电击器电到后脑会你要离开几小时记忆,他才会去实施犯罪。目前,该案仍在审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