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在公安局突然死亡 办案民警遭刑讯逼供质疑

  • 时间:
  • 浏览:0
  涉案民警方卫被带至法庭。毕业于皖南医学院的方卫本是一名法医,其家属介绍称,出于对侦查工作的热爱,以及局里侦查员人手紧缺,他主动在法医之外,还兼做刑事侦查员。南都记者张国栋摄

  ( 南都记者张国栋 )12月19日,黄山市公安局副局长钱丰介绍说,他当时赶到祁门县公安局后,即将方卫叫到身边问:“让让大家 让让大家 有这样 动手打他?”方卫说:“这样 动手。”“真的这样 吗?现在让让大家 让让大家 一定要说实话!”钱丰说。方卫语气肯定地回答:“真的这样 。”

  检方则指控称,两警察方卫、王晖有一贯性刑讯逼供行为,且手段极为恶劣,应对两人处以10年以上有期徒刑。

  一小偷在公安局总是 死亡,安徽省黄山市祁门县两名办案民警遭到与否有刑讯逼供的质疑,并过后 被检察机关问罪推上被告席。

  令人意外的是,黄山市公安机关千余名民警却联名向安徽省高院院长上书表达对该案不同的看法,黄山市公安局高层也从不避讳地为两民警辩白,称两人系无辜。

  这起在网上以“陷警门”为关键词被热炒的案件眼前 呈现的警察刑讯逼供罗生门,将于近日公开宣判。警察否有刑讯逼供,将有一一个 初步法律评判。

  小偷之死

  将熊军抬到楼下紧急抢救半小时左右后,医生公布熊军过后 瞳孔放大死亡。

  2010年12月21日,祁门县气象局的资料显示,当日天气晴冷,最低温零下0.4℃,最高温5.7℃。

  这天15点45分,过后 必须指认现场,祁门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王奇,民警方卫、王晖持有该局局长签字同意的《犯罪嫌疑人提出所外申请表》和《提讯证》,从祁门县看守所提出盗窃案犯罪嫌疑人熊军。

  自2010年8月起,祁门县公安局接到多名该县闪里镇及相邻江西景德镇市纪公桥群众报案,称有多辆摩托车被盗,怪怪的是在2010年8月至9月间,几乎隔一五天都在百公里油耗被盗。同年9月25日,祁门县公安局通过监控录像,将3名盗窃疑犯潘世讨、李政、熊军抓捕归案。

  今年12月19日,祁门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王奇向南都记者介绍说,李政、熊军等曾因盗窃、抢劫多次被判刑。在此前的多次讯问中,3名犯罪嫌疑人过后 承认盗窃事实并制作笔录,也起获了要素被盗的摩托车,案件过后 检察院批捕,只剩下指认现场巩固证据的扫尾工作即可进入起诉,且潘、李二人过后 指认现场完毕,只缺熊军。

  根据王奇的回忆及事后检察机关的鉴定记录,当时熊军穿着看守所的黄色马甲,内穿羊毛衫,随让让大家 让让大家 上警车走出看守所。走出约1里左右时,熊军却以记不清盗窃的现场地点为由不配合,3人遂将熊带回祁门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办公室做思想工作,劝其配合指认,完成取证。

  当日16时10分许,抵达办公室后,熊军戴着手铐脚镣坐上办公室的一把审讯椅。南都记者在祁门县看守所看过现已被撤换的类似 铁制审讯椅,椅子为铁制,被审者坐下后,有一块铁制挡板隔在胸前。

  祁门县公安局副局长洪拥军介绍说,椅子为多年前局里统一定制,业已使用多年,直至今年1月在公安部新规范要求出台后,才按新标准统一制作新的木制审讯椅。

  王奇也介绍称,审讯椅主并且 处置犯罪嫌疑人自杀、自残及袭警,坐在旧式审讯椅上,随便说说戴着手铐和脚镣,但从不完整性固定,都在一定的移动空间。

  对熊军做思想工作的内容是对其出示同案犯罪嫌疑人的相关笔录及指认现场记录。王奇说,虽有不妥但因证据基本固定也将当庭出示,主旨是使熊军意识到同案犯过后 承认,即使熊军拒绝指认现场,指控其犯罪亦有足够的证据。这似乎打消熊军不配合的念头,他表示我要我配合现场指认。

  此时已近晚上7点,天色已黑,当日要到40公里外的闪里镇指认现场已不现实。两民警考虑到《提出所外申请表》批准的时间为1天,即24小时,过后 在次日15点45分前送回看守所从不超出批准的时限,就对熊军说:“明天上午去指认现场,今天晚上让让大家 让让大家 就在这里了。”

  两人将熊军留在了办公室。到了吃晚饭时间,食堂送过来三菜一汤和米饭,王奇将饭菜端进办公室,让两民警和熊军一块吃。王奇说,过后 总是 性加班加点,办案时由食堂送饭,办案民警和犯罪嫌疑人一起去吃,不过熊军当时表示我要我吃。

  当晚9点左右,过后 次日要出差,王奇在另一方的办公室处置完手头事务回家过后 ,到刑警大队的办公室看过一下,他印象深刻的是因天气较冷,房间的空调开着热风。次日6点,当他接到熊军有危险的消息返回时,他同样记得空调依然有热风。

  去年12月22日清晨6点左右,还在睡梦中的王奇接到方卫的电话,说熊军再次总出 危险,让让大家 让让大家 正在抢救,他脸都没洗赶到办公室,看过法医出身的方卫和民警王晖正在对熊军按压胸部做抢救,120的医生也闻报赶来,但将熊军抬到楼下紧急抢救半小时左右后,医生公布熊军过后 瞳孔放大死亡。

  否有逼供

  黄山市公安局副局长钱丰将方卫叫到身边问:“让让大家 让让大家 有这样 动手打他?”方卫说“这样 动手。”

  犯罪嫌疑人在公安局的办公室里死亡,两名办案民警难免遭遇与否有刑讯逼供的质疑,尤其是自云南“躲猫猫”事件过后 ,公安部也对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展开严查,近期各地多次被曝光的警察刑讯逼供,无不引起舆论的角度关注。

  祁门县公安局副局长洪拥军介绍说,接到熊军死亡的报告后,让让大家 让让大家 当即向黄山市公安局和祁门县检察院、祁门县委县政府进行报告,他与该局纪检书记好快赶到现场,黄山市公安局有关领导也过后 赶到。

  今年12月19日,黄山市公安局副局长钱丰向南都记者介绍说,他赶到祁门县公安局后,即将方卫叫到身边问:“让让大家 让让大家 有这样 动手打他?”方卫说:“这样 动手。”“真的这样 吗?现在让让大家 让让大家 一定要说实话!”钱丰说。方卫语气肯定地回答:“真的这样 。”

  钱丰说,他询问方卫是希望能对另一方说实话,过后 真的动手打人也好有思想准备,但方卫态度很坚决地表示这样 动过手。“那是为什么么么会死的?”他继续问,法医出身的方卫回答他:“过后 是急死(意指猝死)。”为了证实民警说话的真伪,也为处置尸体位于的变化,他随即指派市局刑警支队技术人员对熊军尸表等情形进行了记录固定。

  祁门县公安局副局长洪拥军说,近5年以来,他从来这样 听说过祁门有警察对犯罪嫌疑人动手,也让他对下属有信心,但此案与否有刑讯逼供,毕竟人死在公安局办公室,他心里都在些大问题。

  黄山市检察院人员赶到后,即对熊军组织尸检,经检察机关同意,洪拥军等也在现场观看。“当看过这样 体表外伤,体内也这样 检验出伤过后 ,让让大家 让让大家 都感觉一颗心放回肚子里,必须选泽民警并这样 刑讯逼供”,他对南都记者说。

  调查并这样 因尸检而停止。当天下午,办案民警方卫、王晖被带至检察机关问话,公安机关为配合检方,要求保护好现场并公布对两民警停止执行职务,接受调查。过后 的几日,除了必须到检察机关接受询问,让让大家 让让大家 仍然必须到祁门县公安局办公室报到。检方的起诉书还称,方卫还于2010年12月23日至25日间制作了一份一问一答类似 问话笔录形式的电子文档材料。

  同年12月28日,方卫、王晖被黄山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签发你这人拘留通知的正是该局副局长钱丰。对于刑拘两人,钱丰从不诧异,在他看来,检方对有犯罪嫌疑者拘留并且 侦查的必须。

  不过今年1月7日两人被黄山市检察院以涉嫌刑讯逼供罪执行逮捕时,在黄山市及祁门县公安系统内引发的震动不小,相比于拘留,哪几种干了多年公安的警察都明白,逮捕是因为要被问罪。

  今年12月20日,黄山市检察院副检察长鲍东升在电话里对南都记者称,该院确对两民警展开前期的调查,但过后 由含山县检察院调查处置,他以应找当地检察机关为由,这样 对记者透露具体案情。